巧克力冰激凌

一家三口

有私设,一个小脑洞,文笔不好,求轻拍。

陈向熙怀孕了。

陈向熙怀孕第九个月。

陈向熙怀孕第四十周

陈向熙怀孕第288天。

陈向熙挺着肚子,慢慢来回踱步,连晨翔在一旁轻轻搀扶着他,脸上的表情如临大敌,如果不看体型,真不知道谁是将要进手术室的人。陈向熙拍拍连晨翔的手,示意他放松一点,动作因为阵痛而有些无力。连晨翔轻轻擦去爱人头上的汗,送他到手术室,声音温柔:“要是害怕,就喊我的名字,我在外面,一直。”陈向熙慢慢躺上病床,做了个口型“你才怕。”
手术室的红灯被点亮,走廊上寂静无声,病房里不时传来医生与护士加油打气的声音,却听不到陈向熙的呼叫。连晨翔满身冷汗,心跳声敲着耳膜,咚咚咚咚,一声一声,紧张,难过。连晨翔曾经想象过自己在这时候会想什么,可到了这时候,他什么也不敢想,唯一能做的只有认真听里面的动静和自己的心跳。
手术室大门打开,连晨翔窜进病房,孩子还没被抱出来,躺在婴儿床里,挨着陈向熙所在的大床,哇哇啼哭。陈向熙躺在那里,双目微阖。感觉有人坐在他旁边,睁开眼睛,就看见本该在外面的人抱着哭的正欢的孩子盯着他,准确来说是盯着他的嘴,一眨不眨。身下的痛楚让他没力气开口,只能看着他。连晨翔伸出手慢慢敷上陈向熙的唇,然后收回来,手上沾了血,恐怕,这就是陈向熙一直不喊的原因。连晨翔心疼,低头不语,陈向熙想安慰他,却看见连晨翔裤子上有几处破洞,认真看还能看到皮肤上的指甲印,指着那里,无声问了句怎么回事。被问的人低头看了一眼,笑的像个傻子:“可能是刚才掐的,没事啦”陈向熙无语,又问他:“名字?”“跟你姓,叫陈之曦,好听吗?”“好听”连晨翔耳朵微微泛红,这是他一个星期前起的名字,陈之曦,我的你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