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克力冰激凌

失踪

额,失忆的下篇,前文链接http://qiaokelibingjiling.lofter.com/post/1ee4d5ad_eec8e77d,
设定马马为了帮popo摆脱黑道生活策划了一场假事故,导致双方忘掉一些东西,后来双方都想起,popo信任马马,去调查当年往事。
额,可能有些狗血,请轻拍。
  

       失踪,是什么意思?就是要找的那个人或物,丢了,不见了,消失在人海里,没有预兆,没有提醒,了无音讯。如果失踪真的是这个意思的话,那么,可以确定,那个叫易柏辰的小孩,失踪了。
        易柏辰失踪了两年,马振桓也找了他两年。两年里,马振桓走遍了所有他觉得易柏辰回去和他不会去的地方,大街小巷,南来北往,见了无数个像那个小孩子的人,听了无数次像那孩子名字的姓名,可,都不是他。他什么也没带走,把整个世界留给马振桓,让他去回味,去思念,自己却消失不见,人间蒸发。
          马振桓觉得上天在惩罚他,惩罚他的做事不周,惩罚他把一切都搞砸,让自己最重要的人失去一切却忘记的心安理得。他想怪那个小孩子残忍,却有没有理由。他问过陈向熙无数次易柏辰的消息,回答永远都是不知道,陈向熙告诉他,他给了易柏辰一个新的身份,然后,就在没联系。马振桓头一次觉得,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小孩子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两年零半个月,易柏辰已经失踪了两年零半个月,马振桓的心也一点一点接近死亡。一开始,他想让易柏辰回来,到后来只想跟他解释,不求原谅,再到后来,只想见他一面,到现在,只想知道他是生是死。思念与日俱增,可他,却不敢再奢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寻找易柏辰无果的一天,马振桓内心凄凉,眼睛看着脚下的路,却不知该去哪里,漫无目的的走着,不留神间,撞到个小孩子,两三岁的,走路有些不稳。马振桓连忙道歉,而那小孩子也在道歉。马振桓看着那孩子,那个小孩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方,瞳孔中没有半点亮光,可能,看不见。马振桓伸手在他眼前晃晃,那孩子眼球不动一下,也不眨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马振桓弯下腰,轻声问他:“你爸爸妈妈呢?”那孩子摇摇头,又问:“你爸爸妈妈叫什么?”还是摇头,又问:“你家住在哪里啊?”继续摇头。马振桓一连问了好多问题,回答都是摇头与不知道,这让他很无奈,只能问出最后一个问题:“先跟我回家明天带你去找妈妈好吗?”那孩子想了想,怯怯的问:“不麻烦吗?”“还好啦,不麻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带着小孩子回家,那小孩子很乖,自己找个角落坐下,什么也不说,也没有饿或者渴的表现。马振桓看着这个小孩,想着辰辰刚来的时候也那么乖。想到易柏辰,马振桓内心又是一阵酸楚。过了早饭,马振桓收拾好小孩子,带他去警局。一路上,小孩子都趴着窗户,马振桓很好奇,那孩子解释说:“我在感受世界,有人说,看不到的人趴在玻璃上就能感受到自己看不到的东西的。”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马振桓险些落下泪来,这些话,辰辰曾经对他说过,他还曾说如果他看不到了,就让辰辰教自己怎么感受,现在再次听到这句话,却没有人会肯教他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了警局,跟民警说明好情况就开始办手续,这时,一个声音从马振桓背后想起:“拜托办一下寻人,我儿子失踪了,昨天早上在公园不见得。”那小孩子一听,猛地回头,跌跌撞撞的循着声源跑去:“爸爸,我找到你了!”那声音的主人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:“嗯,爸爸也找到你了。”父子俩正准备离开时,马振桓眼眶泛红,声音发颤的开口:“辰辰,我,也找到你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个人并排走出警局,外面阳光正好,行人来往嘈杂,熙熙攘攘,三个人无言向前走去,走至无人处,易柏辰从后面抱紧马振桓:“马马,对不起,我不见了。”马振桓转过来,搂他在怀里抱紧,骨节泛白,青筋暴起,声线染上泪水:“是我错了,是我不好,你肯回来,就好。”易柏辰缩在他怀里,说出来的话有些模糊:“我查清楚了,一切,都与你无关,我应该谢谢你,却任性走掉。”马振桓低下头,轻生耳语:“别的都不重要,我只想你跟我回去。”又看了旁边的小孩子一眼,补充道:“带上我们的儿子。”易柏辰刚刚红了眼眶,现在又红了耳垂:“谁是你儿子,他只知道我这一个父亲。”但易柏辰不知道,刚才那孩子已经被洗脑了。小孩子很认真的说:“不是啊,我有两个。”被人抱着的大孩子内心开始着急。额,这画风,好像偏了啊,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小孩子是popo的养子,因为他母亲怀孕时服药自杀导致他天盲,无法治愈。那个小孩子是popo查到真相的关键,因为被遗弃无人照顾,所以popo就把他收养了,很可爱的哟

评论(1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