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克力冰激凌

不想见,不相见

那个,初次写文,文笔很渣,严重ooc预警,新人小白,有私设,嗯。
 
  客厅的钟声响了九下,桌上几杯没喝完的奶茶展示着刚才的热闹,可现在,家里只剩下连晨翔一个人,分外冷清。在一刻钟前,在台湾的团员们都来了,除了那个人。
送走匆匆离开的兄弟们,连晨翔双手交叉躺在床上,心里有一丝苦涩:他,还是不想见我啊。回忆着与小熊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心里的思念慢慢发酵,占据整个心房,不经意间,有泪水划过,连晨翔伸手抹掉,嘲笑自己:“搞什么啊,那么夸张。”再喜欢,也没有用阿。
九点还没吃早饭,肚子开始抗议,家人都去旅游了,自己也不会做饭,没办法,叫外卖吧。连晨翔打完电话,把手机丢到一边,开始放空。空了没多久,门铃响了,连晨翔一边诧异外卖怎么快了一边去开门。打开门,等待他的不是外卖,而是,让他日思夜想却见不到的人。
陈向熙看到连晨翔的那一刻,有点愣住想说些什么,却又张不开,僵在门口不动。连晨翔也不动,站在门口,就像刚睡醒一样,半天才想起自己挡住路了,把门外人让进来。陈向熙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,一脸难以置信:“人呢,团员呢?”“走了啊。”“走了?”“嗯,二十分钟前。”然后,陈向熙炸毛了:“这一群居然放我鸽子!”连晨翔一头雾水:“嗯?”“哥说的来看你,顺便在你家吃饭,还让我买了这些东西,然后,集体放我鸽子!”陈向熙此时十分唾弃兄弟情义。连晨翔想起什么,问他:“你吃饭了吗?”“没有呢,还没来得及。”“我也没有,一起吃吧。”“可以,我去做,这么多东西,不能浪费。”
简单几道菜,都是连晨翔最爱的味道,让他找回一丝希望,一顿饭,两个人,心里五味杂陈。吃完饭,陈向熙收拾好东西,语气淡然,夹杂着一点失落:“我走了,再见。”然后,转身开门,连晨翔行动比心快,反应过来时,已经抱住陈向熙:“求你,别走,别走。”像一只被丢掉的小动物,可怜兮兮,难舍难分。陈向熙闭上眼睛,抓住腰间的手:“请你放开,我要回去了。”连晨翔抱得更紧:“我错了,我错了,别走,求你。”“错了,一句错了能抵得了什么,喜欢你三年 分开一年半,思念无数次,一句错了,够吗!”有眼泪滴在手上,不知是谁的,只知道,它很烫,烫的让人难过。再次沉寂,悲伤停在两个人心里,挥而不散,半晌,连晨翔开口,声音低沉:“那我,能用我的一生来赔你吗?”又是无言的沉默,空气里只有一句低低的“可以”。

评论(2)

热度(11)